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把300万纸币给切碎,办个展览而已,艺术家都这么疯狂吗?

Admin |原作者: 想得美|来自: 美编中国 2017-8-30 10:16 1310 0

【摘要】: 什么?把300万纸币切碎?这恐怕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吧。可如今,就有这样一位艺术家,将面值近300万的纸币全部切碎了,目的只是为了在机场办一场展览!看到这里,咱冷静点儿,先放下手中的电话,别急着报警。原 ...

什么?把300万纸币切碎?这恐怕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吧。可如今,就有这样一位艺术家,将面值近300万的纸币全部切碎了,目的只是为了在机场办一场展览!看到这里,咱冷静点儿,先放下手中的电话,别急着报警。原来啊,这位艺术家切碎的三百万,都不是真的纸币。话说回来,切碎三百万可不是个小工程啊,这位艺术家又为何这么干呢?

如果你想知道这位艺术家为何如此疯狂的话,不如看一看下面这场展览吧。也许,看完之后我们心里就有答案了。
 
————————————————————————————————————————————————————
 
展览主题:想得美
展览时间:2017年08月20日-10月20日
策展团队:想得美XIANGDEMEI
展览地点:上海虹桥机场T2艺术长廊
主办:上海藏酷
赞助:惠金所
 


想得美来源于个体对当下境况的美好期待,往往也隐射想法不被他人看好,含有调侃讽刺的意味。黑一烊新个展”想得美“带来了个人近年来创作的三个艺术主题系列“大纸”,“我就喜欢花花世界”,“BABY”系列,分别对应探讨“世界”、“宗教”、“命运”三部曲,作品涵盖拼贴,录像、装置等多种创作形式。艺术家将真实的纸钞构成艺术的表达,用物质去解释物质,剖开当下中国的消费社会景观,上演了一场现实版的罗生门。
早在一百年前,德国思想家格奥尔格.西美尔在《金钱、性别、现代生活风格》里说,“消费文化带来了物质的民主,却没有形成生活的平等,消费的丰盛所造就的仅仅是人们感觉的平等。”感觉的平等意味着生活的肌理日益趋同和麻木,生命的无聊感不断挑战着欲望的纯粹性。人们生活在消费社会中,活在自己的欲望世界里,而物质生活丰富之后的消极面是消费让人沉溺,而物欲的暴涨直接导致血槽被掏空和幸福感被消解。黑一烊立足于当下的消费社会对由欲望所建构的都市生活的反思与批判,藉由纸币作为创作材料重新梳理,以及颠覆创作对象的惯有属性,呈现出一幅幅“欲望的介质”的装置。进入黑一烊的世界“你会发现在我们眼中普通而熟悉的材料却有着不同寻常的归宿”以这种方式来承认画中事物的隐含价值和人们对它们的欲求。这里,美学的解析藉由那骇人的购买缩影,赋予“欲望的介质”以诱惑和罪恶的双重意义。
国际机场是欲望的中转站,是人欲望的终点和始点。想得美既指很少有人能接触的想法或观点,也带有一定的否定意味,坚持不走寻常路的态度。展览一方面呈现出当下人们在生活表象之下鲜活的欲望关系,投射出欲望介质对于生命本体的召唤,而另一面也提示人们对想法不要太大意乐观的一种忠言。艺术家关注着“欲望”与”金钱”的讨论所形成的张力去感知整个世界,并用金钱去解读去衡量欲望,回归到人类本身,人在命运面前,所有人都是想得美。人性与金钱的复杂困顿,如何自处、如何与这花花世界相处,想得美在此提出了一个深入人思的发问:
“你追求的是真实的吗?”。

 
————————————————————————————————————————————————————

 


关于艺术家:
 
黑一烊(1975年出生於中国河南)是当今中国最活跃的艺术文化交流先锋之一。同样也是一位极具才华的新晋艺术家,其创作风格自由灵活,乐趣,充满画意和时尚气息。致力于将设计、当代艺术、广告、建筑空间、城市、社会等个中媒介,在不同领域间的融会贯通,为有趣、有意义、有价值的作品赋予最佳的表达方式。
近年来,他一直从事于纯粹的艺术创作中。他的作品关注的是时间、人文与社会形成的一种纯粹关系。这几年黑一烊一直运用社会学的概念描述世界,试图阐释一种艺术般的科学,诗意性的逻辑。黑一烊的早期作品将重点放在如何把艺术实践放置进更大的社会文化与政治语境下。他尝试将社会学与其它学科进行跨界碰撞,颠覆传统的艺术观念,从而产生新的启发。
黑一烊每个艺术项目后面都隐藏着大量的研究工作,擅长利用拼贴、影像等行为去记录和呈现研究过程。他的作品题材涉及社会现象、冲突、财富、人性、时间、国家力量等社会议题,其中尤其关注冲突与时间的纠葛,并最终呈现出艺术家对当代社会和文化的分析。
奖项
黑一烊作品“我就喜欢花花世界”系列获得日本“UNKNOWNASIA2016”一个全场提名大奖、一个评审员奖和两个评论家奖。同期获东京国际设计周“TDWARTFAIR2016”全场二等奖。
 
————————————————————————————————————————————————————
 
展品

“大纸”系列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
“大纸”一词来源于广东话,其意思是指大面额的钞票。钞票是一种普通的市场流通工具,是物品交换的媒介,它能呈现该国的历史文化与政治倾向。艺术家用最现实的艺术语言真实呈现当代社会语境,对当下时局、社会人心理状态、国际时事进行一一检视,同时对世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提出了一个崭新、充满挑衅意味,甚至颠覆性的观念。黑一烊针对钱币这一符号,对不同国家文化、意识形态和政治体系之间的相遇、对峙、冲突等议题,发展出深刻而充满活力的思考。
艺术家将经济政治上有相互联系的货币进行置换,“以钱拼钱,制作巨型装置”探讨着国与国之间紧密联系又相互博弈、制约的社会关系。这个看似是十分土豪又简单直白的行为真实反映当下现实性问题,金钱,是人类的终极欲望。而机场,作为一个全球市场交易的集散地介入到观众生活并让大众对其展开争辩和思考,两者本质都是“以钱换钱”,震撼壮观的同时又极具调侃意味。

黑一烊,《壹美元》,全球纸质货币,2017,240×102cm
 

黑一烊,《壹美元》局部细节
 
—————————————————

“我就喜欢花花世界”系列(12幅)

”回首洛阳花世界,烟渺黍离之地。”——语本宋文及翁《贺新郎·西湖》词
“一花一世界”饱含着浓厚的哲学意味,大千世界,包罗万象,无穷无限。花花世界,是欲望的世界。而钱币本身,就是一个花花世界,隐喻着人们的物质欲望。而在虚构的意义上,宗教与金钱都具有同样的进入人的心理世界的需求——那就是摄服人心。而同心圆的形式,由于它的中心聚焦和漫射的视觉感恰恰能够唤起人类透过视觉而获得的崇拜意识,因此同心圆以及各种变体形式也广泛被历史上的宗教所采用,并形成了宗教营造精神空间的主要形式之一,这就是曼佗罗的来源。无独有偶,由艺术家所创作的这一系列纸币构造的同心圆,仿佛是一个个映射出心灵欲望的曼佗罗,它所产生的晕眩的视效,似乎与被金钱欲望所迷醉的心理感受异曲同工。
因此,花花世界的命名,既把一个由货币所构造的世界经由纸币为材料而呈现出来,而这一系列金钱的曼佗罗,又把一个内心的欲望世界投射在令人晕眩的同心圆图形之中,这可能是自纸币被发明之后从未被设定的用途之一——艺术家用纸币所构造的花花世界,反射的是每一个人内心深处的欲望之光。在这里,纸币是“五光十色”的载体——是有用“纸”和“金”所拼贴出来的“纸醉金迷”的世间写照。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蓝世界121》,全球纸质货币,2015,66×66cm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蓝世界015》,全球纸质货币,2016,66×66cm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蓝世界018》,全球纸质货币,2016,66×66cm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绿世界》,全球纸质货币,2015,66×66cm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彩虹》,全球纸质货币,2016,150×150cm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白世界》,全球纸质货币,2016,150×150cm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红世界》,全球纸质货币,2016,150×150cm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绿世界》,全球纸质货币,2016,150×150cm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蓝世界》,全球纸质货币,2016,150×150cm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金世界》,全球纸质货币,2016,150×150cm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数字》,全球纸质货币,2016,150×150cm


黑一烊,《我就喜欢花花世界——ID》,全球纸质货币,2016,150×150cm

—————————————————
 
“宝贝”系列(8幅)

“命运是一个乔装打扮的人物。没有比这张脸更会欺骗人的了。”——雨果《笑面人》
《马太福音》记载:有人抱着自己的婴孩来见耶稣,要他摸他们;门徒看见就责备那些人。耶稣却叫他们来,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我实在告诉你们,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这里引出一个庄严的宣告,而小孩子正象征着至上的爱与希望。而“宝贝”——这一名词的含意在于它包含了两种意义:一种是代表可买卖具有收藏价值的贵重物件,另一种是指被寄予浓厚情感的寄托对象,是对亲爱者的昵称。
黑一烊试图选定各国拥有庞大社会资源的继承者以及在后天通过自身努力获得某领域特定资源的缔造者作为创作对象。同时,艺术家将社会流通并可买卖的全球纸质货币作为艺术创作媒介。在某种程度上,两者共存于“宝贝”蕴意之中。艺术家以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Freud)式表现派的手法,按照面部肌肉的结构走势,刻画出一张张或哭或笑孩子的纯真面孔。72张BABY面孔,72个刻画精神状态的词语,呈现了情感的多面性。同时,揭示了爱的真谛:不论相貌,跨越贫富,超越阶级。


黑一烊,《最美——莱奥诺》,全球纸质货币,2015,25×33.5cm
最美——莱奥诺
美丽是指好看、漂亮,即在形式、比例、布局、风度、颜色或声音上接近完美或理想境界,而最美是指无法替代的视觉享受。莱奥诺公主是瑞典“最美公主”玛德琳与纽约银行家丈夫克里斯托弗·奥尼尔的女儿。这个小宝贝是不是继承了妈妈的美貌,只能长大之后一见分晓了。
 
 

黑一烊,《英俊——哈姆丹》,全球纸质货币,2015,25×33.5cm
英俊——哈姆丹
英俊是指一个男人五官分布极其合理,长得好看、精致。也指容貌俊秀又有风度,才智卓越。哈姆丹是迪拜酋长谢赫-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的次子,他是公认是酋长儿子们中长得最英俊的一个,曾两次被列入《福布斯》公布的”全球最性感王室成员”之一。


黑一烊,《甘甘——乔治》,全球纸质货币,2015,25×33.5cm
甘甘——乔治
甘甘是甘心为其乐为之事,也有甜,美好,自愿,乐意的含义。“Gan-Gan”也是乔治小王子给英女王起的绰号。英国乔治王子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曾孙。出生时约3.8公斤重,被《每日邮报》称为100年来出生时最重的英国王室继承人。

黑一烊,《羞涩——英格丽德》,全球纸质货币,2015,25×33.5cm
羞涩——英格丽德
羞怯是形容一个人心里害羞而举动拘束不自然的样子。挪威英格丽德·亚历山德拉公主是哈康王储的长公主。她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洁白的皮肤好像瓷娃娃一样,微笑起来又带着些小羞涩。她的出生受到来自挪威全国的瞩目。
 


黑一烊,《沉稳——克里斯蒂安》,全球纸质货币,2015,25×33.5cm
沉稳——克里斯蒂安
沉稳是形容一个人深沉而稳重的性格。丹麦基督教王子是继承丹麦王储弗雷德里克后丹麦的第二位继承人。作为长子,“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则完美诠释这一人物特征。

黑一烊,《甜心——阿丽安》,全球纸质货币,2015,25×33.5cm
甜心——阿丽安
甜心是对爱人的昵称,也是亲爱的、宝贝的缩词,可爱的成分更多。阿丽安是荷兰最小的公主,荷兰的威廉.亚历山大王储和马克西玛王妃共育有的三位女儿,其中大女儿是凯萨琳娜-阿玛莉娅公主、二女儿阿丽西娅公主。
 


黑一烊,《期待——特里斯顿》,全球纸质货币,2017,25×33.5cm
期待——特里斯顿
期待一般是指在绝望的逆向下诞生的期待,有期望,等待的意思。

 


黑一烊,《活泼——斯普尔斯》,全球纸质货币,2017,25×33.5cm
活泼——斯普尔斯
活泼是指行动自然,不呆板,形容小孩子和年轻人很可爱,讨人喜爱。
 

    手机版|关于本站|粤ICP备16010423号

GMT+8, 2021-10-23 07:38 , Processed in 0.046892 second(s), 8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Yeei!

返回顶部